您当前的位置 :宜州新闻网 > 平安法制 正文
“助学·筑梦·铸人”优秀征文:这一世,请让我来爱你
2020-01-11 02:49:50

“助学·筑梦·铸人”优秀征文:这一世,请让我来爱你恍如电影里常说的那样,“在这一世里,我会是你的孩子,那在上一世里,我肯定是你的情人,才会在这一世里,回来找你讨债。”

债,还未完结,我却早已想要逃离,你的爱,太浓郁,我无法承受。

记得我是在05年7月,到的湖北荆门。如火的骄阳,炙烤着小学升学考试失败的我,就如正炙烤着一尾奄奄一息,还带着一丝腥臭味儿的鱼。

我只是重庆西北山区里的一个土孩子,跟随爸爸来到这儿,一切的欢乐都已随着那一纸成绩单慢慢消散。而我,还依然一个人,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,经久绝望着。

晚上,我背着爸爸,给远在重庆的你打电话。

“我怕,我睡不着……”

“泉娃子,怕啥子怕,没得事儿,天大的事儿,不是还有你爸爸迈,莫怕。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我一个人都认不到,爸爸……爸爸也还没回来,工地上,好……好多人,我不敢回去。”终究,还是哭了,打电话的那一刻,我告诉自己,不能哭,因为在来时的那一天,你说过,我要坚强的。

“……”你沉默了。

“我……我饿,还没有吃……吃饭。”

“……”你依然沉默。可是我为什么会在电话里听见隐隐的抽泣声。

你知道吗?在我的记忆力,你就像家里的那一面老墙一样,无论风吹,雨淋,日晒。从未见你哭过,哪怕曾经和隔壁的陈老头打架,你被他用锄头将头挖破的时候,依然猛烈的还击着。

对的,你怎么会哭?怎么可能会为我呢?

“泉娃子,哭啥子,你是个男娃儿,男娃儿那个兴哭嘛,我郎个教你的,男子汉,天不怕地不怕得,哭啥子哭,你爸爸一会儿就回来嗒,莫哭,快点儿回切,免得你爸爸担心。”

这就对了,你依然是你,怎么可能为我哭泣呢?

我想我是恨你的。就像山里的每一个孩子一样,只能用无声的方式来反抗

在重庆的山区,晚上走夜路是很危险的一件事儿,无论是危险的悬崖,还是其它的如蛇一样的东西,可对于当地人来说,最让人胆颤的莫过于那些光怪陆离的事儿,如朦胧夜色里的山峰,看起来,像妖魔一般,择人而噬。

渐渐地,我却喜欢上了这种回家的方式,因为我希望看见你脸上的那焦急担忧的样子,至少这样,我能在你的眼神你找到那么一点点的存在感,总是乐此不疲。

当有一天,你突然问我,我是喜欢弟弟还是妹妹时,是否希冀着我天真的回答出,你所想听的答案呢?有些事,无论愿意与否,高兴与否,该来的终究都会来。

日记里清楚的记着,06年7月28日,星期五,天气晴。今天弟弟顺利出生了,他们很高兴。07年7月8日,星期日,天气晴。最近几天,他们吵得越来越厉害,我想离开这儿。

就在11号,最终你独自去了广州,爸爸也随后回了老家办事儿仅留下十四岁我和即将满一岁的弟弟。

我想我是恨你的。如果你是爱我们的,为什么会在这时候选择离开?即使是现在,每当想起弟弟没有母乳,嘴角上的水泡时,我仍然无法原谅你的那种从容与决绝。尽管半个月后,你终究还是回来了。

或许,一个人走着走着,就会忘记回去的路,迷失在这繁华的流年世界之中。无所谓欢愉和伤悲,欢愉的终会逝去,逝去的伤悲终会重来。我们所恐惧的,并不是结果的沉重,而是过程的心酸。

家乡的巨变,终究变成了我们所回不去的曾经,烟消于时间的无涯里。那些熟悉的面孔,失去了,就是永远。

随着陈二舅家和表婶家事儿后,就在前几年,墚下袁老二家又发生了令人唏嘘的巨变,袁老二离婚了,他自己遭遇了车祸,半身残疾,妻儿离去,房屋空置。

原来,时间如这不腐的流水一般,涛涌向前,不曾为我们片刻驻足。

当爸爸讲完后,我光顾着听,而并未注意到你痴痴地看着我的眼神。许久,你轻轻地叹息一声,对爸爸说,“我们老了,我们这一辈人,都老了……”

默默地,你起身离开时,有那么一刻,我觉得某种不可思议的事儿正在发生着。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人吗?那个坚强的有点偏执的人,那个能上山砍柴,下房烧饭的人,那个能拿着竹鞭从学校一直将我打回家的人吗?

是了,原来,你依然还是你。

在听到我吃不饱饭时,毅然将家里安排妥当,提前半年来到荆门,只为我的那一句“我……我饿,还没有吃……吃饭。”

在7月22日,你冒着大雨,从广州回来,看见我和弟弟时,为什么你的眼睛是红的,满脸疲态?那时我以为你脸上的只是雨水。后来,无意中,我看见你的车票时,才知道你是在火车上站了二十个小时,才回家的,只为我的那一句“回来吧,弟弟……还小。”

可是,有个人,有些事儿,有段记忆,我们自己不经意的将他尘封,就好似未发生过一样。但,这种刻在记忆最深处的,又怎是那样想忘却,便可忘却的了的?

12年9月7日,这是我将要离家,去安徽上大学的日子。清晨六点,还未起床,便听见厨房里饭菜的香味弥满整个房间,你应该已经很早就开始烧饭了吧!尽管你上夜班,凌晨三点才回来。

广东的太阳,一般很早就升起了,温暖而明亮,还夹着丝丝凉风。

我要走了,去远方,而你没有说一句话。临行,爸爸用自行车送我去汽车站,你一个人站在桥头上。我就要离开你了,为什么我的心里没有一丝的欣喜?我告诉我自己,不要回头,我是恨你的,千万不可以回头……

“儿子……照顾好自己……”背后传来你的哭喊声。你这是认输的软弱吗?

最终,我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,向后看去,我想很无所谓的挥一挥手。可是,你站在充满生命力的朝阳里,却佝偻着腰背;满带泥土清香的风里,几许白发随风颤动;你挥舞着长满老茧的手向我追来。

“儿子……一定要照顾好自己……”

满眼泪水的我,跳下自行车,转身向后跑去。

“妈……”

如若,终有那一天,你的沉默仅仅只是你的沉默,那你忧伤时,整个世界将同你一起忧伤。你的沉默里,是对我的包容与慈爱;你的忧伤里,是对我的无奈与心酸。

对不起,伤你一世。现在,跨越经年的长河,我们相遇了,就让我,在这一生里,来爱你。


相关阅读:
北联生物 http://blsw.qiuyi.cn/gsjs/1217.html
相关新闻
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宜州传媒网络有限责任公司运营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赣B2--20100072  备案号: 药品信息服务证
文网文[2012]0135-002 新出网证(赣)字0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
宜州日报社宜州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