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服装服饰 > 正文

棉花价格下跌 秋装反而涨价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20-06-22

现象:棉价一路下跌,秋装照样涨价

去年5月,国内棉花价格仅在每吨17000元左右,随后扶摇直上,接连跨越每吨2万元、3万元的关口,到了11月更一度跃至全年的最高点,每吨达到3.35万元。今年2月棉价再创新高,每吨达3.49万元。但不久后就“风云突变”,急跌至每吨3万元附近。继而一路走低,到7月中旬时每吨只有2.4万元,比最高点时跌了近三成。

不过,刚上市的秋装价格,并没有和棉价涨落“同步”。在新街口大洋百货,不少品牌已经把秋装挂在了店堂的醒目位置。记者发现,Eland、Teenie Weenie等品牌的秋装和去年相比,不少面料、款式基本相同的单品,价格均有提升。例如Teenie Weenie的一件小熊花纹卫衣,今年的标价为898元,而去年相同的款式只有700多元,涨了近13%。

“秋装预计8月初上架,涨价是趋势,每件大概涨个几十元。”中央商场森马专柜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。Basic House、Eland、七匹狼等多家专柜的销售人员也都肯定地表示,秋装价格绝对不会降,只可能涨。 原因:价格传导,秋装要用“春棉”

为什么秋装价格并未随着棉花下降呢?

“把棉花‘变’成服装,有个价格传导的过程。”南京荣丰服装设计制作中心销售部负责人徐先生说,棉花收上来后,先由纺纱厂将其纺成棉纱,再由布厂将其织成布,印染厂进行印染,最后再卖给服装企业加工,一般需要三四个月。也就是说,现在做出来的衣服,用的最早也是今年春天的棉花。

一些大型服装企业实行跨季度生产,用的棉花就更“老”了。“我们早在春季就做好了秋装,用的是去年高位购进的棉花,价格肯定没办法低下来。”南京圣迪奥服装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即使提了价,但服装企业依旧“叫苦”不迭。因为在这一产业链条上,上游企业都会把增高的成本“转嫁”给下家,他们提价的幅度并不能消化掉上升的原材料成本。

位于御道街的“南京嘉禾服饰”是一家做了10多年的小型服装加工企业。老板石先生告诉记者,虽然棉花价格降了,但由于价格传导的滞后性,他们拿到手的棉布价格比年初要高出30%—40%。但给客户的报价却没办法同比例上浮,“有的老客户比较好说话,愿意接受10%—15%的提价;有的客户就很抵触,认为棉花价格下跌了,怎么反而还要提价?双方谈不拢,我们只好放弃这部分订单。”他说,即便是同意提价的订单,也不能完全消化掉棉布上涨的成本,企业只好自己“买单”。

观察:服装企业日子难过

除了原材料成本压力外,持续上涨的劳动力价格也蚕食着服装企业的利润。

“圣迪奥”相关负责人表示,原材料和劳动力是服装企业最大的两块成本。“近年来,劳动力的成本也在上涨,现在南京有些服装厂流水线上的一个普通操作工,薪水甚至达到了3000元/月。”他说,如果不加薪,劳动力会流失,企业就得遭遇“用工荒”。

南京彩晶服饰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经营的服装公司。老板汤先生表示,他们给员工开出的工资,比去年上涨了近三分之一。

一些中小型服装企业因此举步维艰。南京利资源纺织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,为了稳妥起见,企业只能缩减产量,“每次只敢接1000—2000件的‘小单’,利润十分微薄”。

“从来没有这么艰难过。”嘉禾服饰老板石先生十分感慨,“我做了10多年生意,现在的局势还是头一回见到。”他说,企业以前还囤一些棉布,可看见棉花暴涨暴跌,感到风险太大,吓得赶紧抛掉了。现在只做一些老客户的加工订单,利润很少,有的根本无利可图。

小小的棉花,一年多来价格暴涨暴跌,从最高位时的每吨3万多元,“跳水”至现在的2万多元,让整个产业链结结实实地坐了一把“过山车”。

虽然几个月以来棉价一路走低,但新上市的秋装价格不降反升。业内人士称,服装生产有一个周期,现在上市的服装,多半用的是年初“高位”买进的棉花,加上劳动力成本的上升,今年秋装普遍涨价。

即便是涨价,不少服装企业的日子依然十分难过,因为提价的幅度,并不能完全消化掉原材料和劳动力上涨的成本。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